滴滴停夜间服务后打车体验:等很久拦到一辆假出租,开价翻倍 - 太原票务网
 
滴滴停夜间服务后打车体验:等很久拦到一辆假出租,开价翻倍
 

滴滴停夜间服务后打车体验:等很久拦到一辆假出租,开价翻倍

发布时间:2019-10-06 10:08:23
 
[摘要]滴滴暂停夜间服务后,昨晚记者街头体验:很久才拦到一辆“假”出租 开价翻倍…   都市快报9月9日消息,乐清女孩打顺风车遇害事件发生后,昨天滴滴又上线了两个整治措施:   1.9月8日起,在网约车业务中(快车、优享、专车等)试运营全程录音功能。   2.9月8日23点至9月15日凌晨5点期间,在中国大陆地区暂停提供深夜23:00-5:00时间段的出租车、快车、优步、优享、拼车、专车、豪华车服务。   昨天下午和晚上,记者打了几趟滴滴,做了些采访观察。   司机们觉得: 全程录音很有必要   中午12:36,我从翠苑五区打了辆滴滴快车,去杭州汽车客运中心。   接单的李师傅39岁,老家陕西,上个月刚刚开始跑滴滴,他说8月份除去油费等成本,只挣到2000多块钱。这个月换了辆新能源车,能省不少油钱,“估摸着,能拿个七八千块吧”。   李师傅原先上了12年班,“不想一辈子拿一份固定工资”,辞职在老家做了几年煤炭生意,亏了不少钱。在宁波开水果超市也赔了,想着开滴滴过渡一段时间。来杭州是觉得“大城市打网约车的人肯定多。”   “听说滴滴今天上线了录音功能,开始用了吗?”上车后我问。   “开始录了。”   “不用点哪里吗?”   “接到乘客后,平台就自动开始录了,不用按的。”   “录音比较有用的一点,应该是处理投诉吧。司机和乘客发生矛盾,平台可以根据录音来判断。”李师傅说,“真会犯事的人,会不会因为有录音就不犯事,这个也难说。”   下午1:47,我从杭州客运中心打了辆滴滴优享,目的地——城西银泰城,接单的是董师傅。   董师傅老家四川泸州,70后,开滴滴一年多。   和李师傅观点不同,董师傅觉得滴滴推出“全程录音功能”很有必要。   “如果乘客报了警,平台能马上调出来录音,听一下就能知道当时大概的情况。不然没凭没据很难说清。”   全程录音会不会影响聊天?   “不会不会!开车那么无聊,不聊天还不得憋死。”   “以前聊什么,现在还聊什么啊,我们都是正经开车的,又不会聊什么乱七八糟的。而且,也都是乘客起了头,我才聊的。”   一路上董师傅说说笑笑,跟我聊了很多,以前他在老家转手卖过荔枝,没赚到什么钱;开大货车时遇到过一个长长的下坡,差点翻车……看来“全程录音”对他聊天确实没什么影响。   下午2:54,我从城西银泰城打了辆滴滴“礼橙专车”,目的地——浙江国际大酒店,接单的是开了3年的陈师傅。   “全程录音”对陈师傅更没影响,因为他“本来就很少跟乘客聊天”,“还是专心开车比较重要。”   一路下来,李师傅确实很少聊天,在莫干山路上堵了差不多10分钟,我想跟他聊几句,他也只是叹了口气,说了一句“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堵过”。   昨天深夜记者街头体验: 伸手很久拦到一辆假出租车   昨晚10:45,我从城西银泰城打了辆滴滴快车,目的地——东坡剧院,接单的是冷师傅。   23:02,冷师傅手机里传来一句提示语音,大意是:2018年9月8日晚上11时至15日凌晨5时,不能发车,请注意休息。   “真的不能接单啦?”冷师傅说。   他拿起另一个手机,点了呼叫,跳出来“暂停服务”的页面提示。冷师傅没说话,放下手机,看了一眼窗外的车子,“这些车待会回去都是空车了。”   “等把你送到,我也可以回家了。”他转向我说了一句。   23:16,车到东坡剧院。   东坡路仁和路口,两男两女在拦出租车。   23:34,一辆出租车来了,灯牌显示“空车”,男的伸手拦了一下,车子没停。   23:36,又来一辆显示“空车”的,依然没停。   23:39,路口只剩一位黑T恤男子,其他三位都已走开,估计是去别处打车。   23:40,“黑T恤男”点了一根烟,继续等。   23:45,“黑T恤男”还是没有打到车,往仁和路走去。在他南面路口三个女士,打到了曹操专车。   23:46,“黑T恤男”等车的地方,换了两女一男在等车。   一辆显示“空车”的出租车开过,一位女生上前跟司机说了两句,司机开走了。他们依然没有打到车。   23:49,东坡路仁和路口等车人数增加了6个,四男两女。   23:51,大家都没打到车。其中一个是我。   00:05,我拦了一辆显示“空车”的“出租车”。司机探出头问我:“去哪里啊?”   “城西银泰城。”我回答。   司机伸出手指,摆出“八”的样子,说,“80。”“没车了。”他跟了一句。   上车后,我问他,“你这个是出租车吗?”   “我这个是私家车。”   “那你这个出租车空车的牌子哪里来的?”   “我自己搞来的。”   司机说,他本来就是在单位里开开车,上上班的,今晚滴滴停了,专门出来加班,“我要开到天亮。”   “我刚才就从黄龙拉了几个过来(到东坡路),100块一个。我滴滴也开过,出租车也开过。没什么意思,现在我就黑车开开。”   00:13,一对情侣也上了我这辆车。这段时间里,顺路起码有十多人拦车,司机都主动问去哪里,要不要拼车,不是司机报价太高乘客不去,就是太远司机不去。   “这么点钱还不走,今天晚上就算手机打到没电了,你也打不到车。”司机说。   我从城西银泰城打滴滴过来是37.96元。回去整整贵了一倍多。   (原题为《滴滴暂停夜间服务后,昨晚记者街头体验:很久才拦到一辆“假”出租 开价翻倍…》)